航运费用未来或仍处于上升趋势 海淘进口产品会不会涨价?

发布机构:hgx   发布日期:2021-08-24   修改日期: 2021-08-24   浏览次数:227   字体显示:

集装箱“一箱难求”,海运费开启疯涨模式。

2021年1月以来,集装箱海运价格一路高歌,价格涨了4倍。“现在海运运力供需不平衡导致成本飙升,对企业挖机出口影响很大,现在要抢订一个集装箱真不容易。”8月3日,山河智能国际营销事业部市场总监张进进告诉记者。

7月30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公布最新的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显示,代表即期价格的上海出口集装箱指数(SCFI)4196.24点,创出历史新高,相比去年最低点818点,大涨413%。市场人士预测,未来海运价格仍将保持上涨趋势。

海运费用大幅上涨深层次原因是什么?海运市场“一箱难求”的现状将给外贸带来哪些影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做了一番市场调查。

“价格涨到天上去了”

海运是国际物流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港口之间运送货物主要通过海运途径。

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叠加,集装箱运费自今年以来持续走高。标普全球普氏数据显示,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的40英尺标准集装箱的运费目前约为7400美元,这几乎相当于去年4月份时的5倍。

“现在集装箱运费价格已经涨到天上去了。”8月2日,中部地区一家航运企业相关负责人谭天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国外各港口都开启了严格的检疫措施,目前到港的货船都需要排队入港,港口拥堵情况严重,导致船舶周转率低;加上国外码头复工率不高,装船、卸船的时间增长;美国货币放水带来的通胀等多方因素推高了海运价格。

谭天所在的航运公司主要业务为国际船务代理、国际货运代理和内支线集装箱运输,公司在湖南、湖北两省的市场份额占比均超过30%。

自2021年以来,得益于海运价格的飙涨,谭天所在的行业就进入了“躺着赚钱”的行情,“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同比增长1.7倍,超过去年全年盈利规模”。

谭天称,集装箱运输定价因素也推高了价格,比如燃油价格成本、港口费用、租船成本、航线经营成本等,其中燃油价格波动对海运价格影响较大,燃油费一般占到集运公司经营成本的30%以上。

招商证券分析称,从需求端来看,全球贸易复苏、港口装卸效率下降减缓集装箱周转、箱船运力紧缺舱位紧张等因素共同推动集装箱箱价的上涨。

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外贸经济突飞猛进,6月的进出口总值达到5113.08亿美元,同比增长34.2%,首次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创历史新高。

“由于海外一些国家受疫情影响,产业链、供应链都受到很大的冲击,经济恢复缓慢,很多产品的采购需求都集中到了中国,外贸市场行情火爆,导致海运市场进入繁荣期。”谭天说。

一组数据的对比印证了谭天提及的集装箱航运市场火爆场景。据行业咨询机构 Container Trades Statistics(CTS)统计,2020年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均值为984.4 点,到了2021年上半年,CCFI均值为 2066.64 点,同比增长 133.86%;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均值为 1264.8 点,2021年上半年的SCFI为 3905.14,同比增长 270.1%。

7月8日,华创证券研报分析称,目前集运市场的供应链瓶颈源自去年三季度起从缺船、缺箱到集疏运劳工短缺而形成的层层递进式的供需错配。当前不应单独看某些环节的缺箱、堵港问题,而是多数供应链环节出现周转效率放缓的系统性问题。

“一箱难求”的背后

“由于大量船只被检疫耽搁,致使很多集装箱‘有去无回’。国外集装箱无法流转回国内,加剧了‘一箱难求’的局面。”谭天说,集装箱紧缺成为各大航企和行业的普遍情况。

据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消息,全球疫情导致海外空箱滞留严重,降低集装箱周转效率。目前,每出口3个集装箱只能返回1个,大量空箱在美国、欧洲和大洋洲等地积压,导致集装箱周转效率受到影响。

有20多年航运业从业经验的人士张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目前全球海运运力已经是满负荷运营了,超2000万个集装箱运输的运力都投入到了海运,甚至一些非集装箱船、杂货船也投入到了集装箱转运。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完成145.5亿吨,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完成2.6亿标箱,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都居世界第一位。但由于上半年以来强劲的进出口贸易需求,海运集装箱物流紧张对一些公司出口业务带来冲击。

8月3日,一家跨境电商企业的物流负责人梁中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出口国外的货物大部分走海运,一个集装箱价格涨了4倍,不提前一至三周根本预订不到集装箱,集装箱市场要多火爆就有多火爆。”

针对备受关注的国际集装箱班轮市场出现了“一箱难求”、运价持续上涨的情况,今年6月24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赵冲久回应称:“空箱因为周转的困难,最近也非常紧张,我们造箱企业加大生产力度。目前的月产能已经提高到50万标箱,到5月份我国主要港口的空箱短缺量已经降到1.3%,逐步有所缓解。”

在全球集装箱极度紧缺的情况下,中国和各大港口也在想办法解决运力问题。

据赵冲久介绍,目前交通运输部正会同相关部门引导国际班轮公司持续加大中国大陆出口航线运力供给,同时提高集装箱的周转效率,指导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确保国际物流供应链的稳定和畅通。

8月2日,据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官方微博消息,为维护外贸市场稳定发展,疏解海运市场“一舱难求”的局面,深圳市交通运输局联合港口企业积极协调航运企业、外贸企业增开外贸加班船。日前,美西专线已经开航,“弘发上海轮”开通直航欧洲航线,8月第二周将有直达美国洛杉矶的快船航线。

处于行业上游的造船业等供应周期较长,所以下游的运力需求会拉动海运价格的短期波动。

“在集运供需已高度不平衡的情况下,‘一箱难求’背后反映的还是运力供需矛盾,有效运力供给紧张持续加剧,推动运价大幅上涨。”张卫说,运力供给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而运力增长又将影响航运供需的平衡。

航运费用未来或仍处于上升趋势

继铁矿石、钢铁等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以来,此轮航运价格大涨也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一方面,运费成本大涨,使进口商品成本大增,而另一方面,货运拥堵使时间周期拉长,也变相增加了成本。”张进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那么,港口拥堵以及航运价格上涨还将持续多久?

有机构认为,2020年集装箱周转秩序失衡,经历空箱回运受限、进出口不平衡、缺箱问题加剧显著降低有效供给3个阶段,层层递进式的供需紧张,即期运价大幅上涨,欧美需求持续,高运价或持续至2021年三季度。

“当前的海运市场价格处于强周期的上升区间,预测到2023年底,整个市场价格可能会进入回调区间。”谭天对《中国经济周刊》说,航运市场也有一个周期,一般3至5年一个周期。航运供需两端具有高度周期性,需求端复苏走强通常会带动供给端运力在其两三年后进入增长周期。

而在标普全球普氏集团集装箱航运全球执行主编黄宝莹看来,集装箱运费将持续上涨到今年底,并在明年第一季度出现回落,集装箱运费仍将徘徊在多年来的高位。

天风证券研报认为,随着疫苗接种普及,下半年国内外港口拥堵有望继续缓解,集运有效运力将增加,积压的货物有望完成出运,集装箱吞吐量和集运运量有望继续增长。

附件: 暂无 收藏】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泉州外轮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南路536号外代大厦12楼

电话:0595-22565512    传真:0595-22588709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10734号  业务联系电话:0595-22565521  总流量:565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