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出口企业留意,6月海关政策新规汇总,条条都重要!

发布机构:hgx   发布日期:2019-06-27   修改日期: 2019-06-27   浏览次数:130   字体显示:

当地时间5月26日早6时,高丽海运(KMTC)旗下一艘名为“KMTC  HONGKONG”的集装箱船,在泰国林查班港(Laem Chabang)爆炸起火。造成130多人受伤,其中50人因烧伤而住院治疗。

来自林查班港管理局调查委员会的消息称,调查报告显示,爆炸原因是储存有危险化学品的集装箱发生自燃,但货物所有人和承运人,都没有预先通知港口管理局有危险货物存在。

早在事故原因公布之前,就有业内人士猜测,这是一起由于危险品瞒报或误报而引发船货损失的典型事故。而瞒报、误报危险品,在海运事故中一直占有相当大的比例,特别是故意瞒报现象,屡有发生。

尽管从各国政府到船公司,都在严厉打击这一行为,但为何仍有人无视教训与惩戒,屡屡触犯安全底线?危险品运输的症结究竟在哪儿?

现状:恶意瞒报 屡禁不止

不同于其他类型的事故,危险品运输中常常涉及化学物质间的相互反应,一旦发生事故,常伴随爆炸、火灾等,严重时还会产生辐射或腐蚀,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环境污染等灾难性后果。

因此,相关法律规定,危险品运输的托运人必须履行告知义务。

以我国出台的相关法律法规为例,托运人应当根据《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安全监督管理规定》要求,在将货物交给承运人前,说明所托运的危险货物种类、数量、危险特性以及发生危险情况时应采取的处置措施,并将相关货物信息报告海事管理机构。海事管理机构则将根据危险品的申报审批情况,通过电子核查、开箱查验、现场登轮检查等方式,对船舶装载危险货物情况进行事中事后监管。

此外,托运人还需委托满足危险品适载要求的承运人,以及具有相应资质的码头,完成运输工作。

承运人在了解了所运危险品的性质后,则会提前做好运输规划,安排好预防措施,保证运输安全。

但在实际情况中,并非所有托运人都能遵守法规,并严格执行操作流程,相当一部分托运人会恶意瞒报危险品信息。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全球因瞒报、漏报等问题引起的危险品火灾和爆炸等事故,已致数十艘大型集装箱船遭受严重损失。

2018年,大连和上海等地就查处了多起危险品瞒报案件。

其中,大连海关查处的出口危险品漂白剂瞒报案件,涉及货物共计1718公斤,含有次氯酸钠和氢氧化钠等危险化学物质。上海港警方则破获了一起利用集装箱非法贩运70吨烟花爆竹的案件。据了解,5个集装箱的货物最初是以塑料垃圾桶进行申报的,从湖南浏阳运往上海。但集装箱内除了最外层有少量塑料垃圾桶外,其余货物全是烟花爆竹,共计6087箱。如果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原因:货方利益所驱 船方限制重重

为何会瞒报?还要从托运人和承运人两方利益的角度去看。

 

一般情况下,危险品运费比普通货物运费高,部分货主为了逃避高运费,不如实告知货代货物品类。也有货主正常申报,而货代选择瞒报,以及货主、货代串通,共同向承运人、海事部门瞒报等情况,这背后都是利益驱使。

据一位熟悉国内危险品运输领域的专家介绍:“如果是代理公司选择瞒报危险品,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赚取差价。

 

由于涉及到装箱、包装、申报等费用成本,以及保管、运输中的静心配载、照料等,由此带来的人员、操作等成本较高,危险品运输价格也较高。例如,假设危险品运输价格为1000美元/标准箱,而普通货物价格为500美元/标准箱,部分不良货代在利益的驱动下,可能会以普通货物向承运人订舱,以赚取500美元/标准箱的差价,同时还逃避了危险品操作必须要付出的装箱、包装、申报、陆上运输等有关费用。

 

对于货主与货代串通的情况,青岛金沃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安北平认为,对于货物的真实情况,货主与货代最清楚。瞒报危险品,不良货代或许还要占主因。

 

“原因在于,货主有节约成本与时间的意愿,而不良货代为了抢占货源,低价竞争,主动向货主提出不合法规的运输方案,导致瞒报事件的发生。”安北平说。

 

另一方面,由于危险品运输难度大、风险高,再加上瞒报情况时有发生,而一旦发生事故,承运人不得不承担极大的财产损失和名誉损失,使得不少承运人投鼠忌器,在危险品运输方面制定严格的出运规则,限制重重

 

赫伯罗特就曾明确表示,出于安全考虑,部分商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予接受,包括4.1类易燃固体,5.2类有机过氧化物和6.2类感染性物质等,必要时,还有危险标签为1类即爆炸品的货物。此外,还有一些货物仅在特定前提下接受运输,如仅使用冷藏箱运输次氯酸钙,以及只接受用罐式集装箱或装在钢瓶中运输溴。

 

这种做法固然可以降低承运人风险,但也衍生出了新问题

 

因为危险货物仍有生产和进出口需求,如果运输渠道受到限制,自然有人会铤而走险,以瞒报、虚报的方式蒙混过关。而部分承运人由于面临极大的竞争压力,只要货主出示了“非危保函”,就放心大胆承运。这无疑又加剧了危险货物的运输风险。

症结:重罚严惩 难控根源

对于瞒报行为,我国《海商法》明确规定了责任划分。

 

根据《海商法》第六十八条规定,托运人托运危险货物时,应将其正式名称和性质以及应当采取的预防危害措施,书面通知承运人,托运人未通知或者通知有误的,承运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根据情况需要将货物卸下、销毁或者使之不能为害,而不负赔偿责任。托运人对承运人因运输此类货物所受到的损害,应负赔偿责任。

 

尽管如此,作为受害者,承运人仍是苦不堪言。

中谷海运集团董事长卢宗俊就曾对此发表观点称,在整个危险品运输链条中,相对而言,船东有着严格的运输规范,一直都在打击漏报、瞒报以及错报危险品的行为。但在海事部门日常开箱查验过程中,一旦发现问题,滞留、罚款的处罚对象都是船东。

 

上海海丰航运经纪有限公司保险经纪部经理刘冠军则介绍说,对于危险品瞒报,托运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主观故意或过错,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实践中,往往承运人或船东首先承担了相应的成本和费用,而后才向托运人进行追偿。

 

事实上,如果发生危险品运输事故,承运人受到的损失最大。

 

上述危险品运输领域专家介绍说:“一方面,事故通常会导致船货受损,承运人要维修船舶,进行事故调查,安排清理并对未受损的货物后续出运,处置理赔,耗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另一方面,不论事故的起因是什么,都无可避免地导致承运人在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还在声誉上受到严重损失。”此外,承运人还面临着举证难、托运人赔偿执行难等问题。因此,承运人最希望从根源上解决这一问题。

 

当前,承运人更多通过加重处罚、增加违规成本等方式,提醒托运人不要“铤而走险”。

 

针对近期发生的多起危险品运输事故,已有包括地中海航运、美森轮船、长锦商船等在内的多家船公司,发布了关于危险品货物管理的最新通知。通知中都明确提到,对于危险品货物的瞒报、错报,将保留追究发货人法律责任的权利,对签发提单的发货人,采取限制/停止接受订舱的措施,并收取最低10000美元/标准箱的违约金。

 

而面对重罚,仍会有托运人心存侥幸。此前,太平船务深圳分公司就在多次强调禁止瞒报危险品的情况下,发现一宗出口疑似危险品案件,并把涉事的外贸公司以及相关货代列入黑名单,希望通过信用评价体系,让不良企业无处可藏。

 

不过,这些做法只能起到警示、督促、引导的作用,并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由于货物信息不共享、不透明、不对称,如果托运人恶意隐瞒危险货物,无论是海事机构还是承运人,都很难发现。

 

可以说,在货主和货代沟通的这一最初环节上,因为缺少制约机制规范、控制相应的行为,成为类似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的症结所在。

举措:科技应用 也需联通

那么,这一问题真的无法解决吗?随着科技发展,通过数字化技术提供更多解决方案,成为可能。

运输环节复杂的一面在于,需要供应链上各个环节的协作、配合,危险品运输同样如此。多位业内专家均认为,实现数据共享是有效打击危险品瞒报的有效方式。如果托运人、承运人、海事与海关部门可以实现信息联通,出口报关信息、贸易合同备案、合同标的、信用证等实现共享,会大大降低不良托运人瞒报的空间。

 

但当前,并非所有环节都实现了信息共享,各管一块是常态。同时,由于进出口贸易涉及多个国家,不同国家的监管部门还没有有效机制确保监管互认,执法互信。

 

不过,船公司已纷纷开始在技术领域发力。例如由马士基与IBM联合开发、地中海航运和达飞集团等船公司加入的区块链平台TradeLens,以及不少企业正在研发的智能集装箱系统等,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打击危险品瞒报。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信息研究所所长徐凯表示:“区块链作为一种联合监督的机制,可以适用于将多个中心节点串联的模式,进而解决不同国家政府监管机构之间的互信问题。”

 

他举例说,如果美国出口商运输到中国的货物存在危险品瞒报,船舶运至中国后,被中国海关查处,但中国海关却无法对其进行惩戒。而通过区块链,中国海关可以将查验信息上传到区块链平台,美国执法部门可以据此对该出口商进行惩罚。“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危险品瞒报者的违法成本,打击了不良出口商的侥幸心理。”

 

与此同时,港口企业也在行动。

 

青岛港是我国危险品运输大港。从2018年10月29日开始,青岛港恢复了2~6类危险品货物进出口作业。至2018年年底,青岛港当年共完成危险品货物集装箱吞吐量3000标准箱。

 

据青岛港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业务部总经理曹鹏介绍,青岛港设有口岸危险品监管平台,货主与订舱代理可以通过该平台上传单证、危险品经营许可证等相关资质证明。同时,该系统也在分步打通运输链条中的各个环节,目前正在与包括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在内的船公司进行联通。船公司可查看托运人的报备信息,以及货物的包装、装箱视频等。“这一系统的目的就是希望实现数据共享,减少因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单一环节瞒报行为。”曹鹏解释道。

 

除了实现信息共享外,该系统还可以减少申报流程,简化代理公司手续。有货代企业人士就表示,在危险品运输中,货代向船公司申报的流程较长,如果能够减少申报时间,或许也能一定程度上减少托运人因怕麻烦而瞒报危险品的风险。

 

据了解,青岛港还实行了黑名单制度,一经发现违规操作的企业,将不再接受该企业的任何运输业务,同时向船公司通报,共同打击瞒报、虚报行为。

 

目前,青岛港已通过对多环节整合,希望借助信息共享来减少漏洞。不过,其系统目前还尚未与海事和海关部门打通。

 

这一点也得到了海关方面的证实。贸易及关务领域专家江小平表示,目前海关已建立了信用体系,与40余个国家的相关机构打通,但是尚未与商业领域互通。也就是说,虽然海关可以依据该体系了解某个代理公司的信用度,但是承运人、港口等相关方,仍无法直接获悉这些信息。

期待:诚信为本 安全至上

期待科技手段带来改变的同时,不能忽视更深层次的问题。

 

多位专家均强调,技术手段并非万能。以信息联通为例,在实现信息互通后,如何能保证源头信息的准确性?

“这其实是一个诚信问题。”徐凯认为,区块链可以在解决多个国家口岸联合执法方面,发挥非常好的作用,政府部门可以利用区块链去创造更好的监管方案。江小平也认同,他呼吁,政府部门应着手推动国家信用体系与承运人、港口等商业领域的联通,但这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事前威慑、事后惩戒外,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如何发挥人的作用。

 

有专家就表示,很多承运人并没有经历过“伤痛”或者干脆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危险品管控上,承运人还可以做得更多,例如深入了解客户的生产环节等。当然,这也需要承运人付出更多成本。

 

上述专家认为:“对于安全问题,该投入的还是要投入,该死板的还是要死板,要有底线意识。”

 

此外,承运人与港口也要把握“堵”与“疏”的力度。

 

曹鹏就建议船公司和港口企业适当减少对危险品运输的限制条件。“我们常说要堵要疏。堵是指堵漏洞,疏是提供可以正常出运这些货物的通道,这样企业或许会减少瞒报。如果不提供通道,难免会发生铤而走险的事情。”

 

实际上,虽然技术手段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虽然惩戒措施可以带来有力震慑,但是对于危险品瞒报这一顽疾,纠其根本,还在于诚信。

 

如果企业多以社会责任为重,将安全放在利益之上,加强自我规制,同时国家通过明确社会责任标准,健全社会责任监督和约束机制等方式,让缺乏社会责任的企业无路可走,让诚信企业通达天下,才是最终解决问题之道。

 
附件: 暂无 收藏】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泉州外轮代理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南路536号外代大厦12楼

电话:0595-22565512    传真:0595-22588709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10734号  业务联系电话:0595-22565521  总流量:375022